竹生

惊醒世间名利客,换回苦海迷梦人

【鬼使】电影院(肉渣


【去看电影?】鬼怪的食指和拇指间夹着两张电影票,手指摩擦时纸张发出沙沙的声响,他走向使者,松开手看着那两张电影票轻飘飘落在茶几上。

【不去。我要看晚间剧,而且外面太冷了。】使者握着酸奶瓶,吐出嘴里的橙色吸管,嫣红的嘴唇开开合合。

【晚间剧什么时候都能看而且还会有重播】鬼怪今天意外的耐心【回来给你买一冰箱酸奶。】

最终屈服于酸奶的使者√

走之前鬼怪拿上了使者的帽子。

【今天不上班为什么要戴帽子?】疑惑的使者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笑的和蔼的鬼怪

九点。电影院。

【所以说,你嫌我每天要接待的灵魂不够多吗?为什么要来看鬼片?】使者有些不解的看向鬼怪,好看的眉毛皱起,转过头去看前面【而且,为什么要选最后一排?】

晚上本来人就少,离他俩最近的几对情侣跟他们隔了大半个影院的距离。

【最后一排有最后一排的好处。】鬼怪拿着酸奶笑的高深莫测。

【哦……】使者鼓起嘴巴点点头。

使者拿起一瓶酸奶,修长的手指拧开瓶盖,低垂的睫毛在白皙的皮肤上投下暗影,他张开嘴,红润的嘴唇含住吸管,不知何地传来的声音打断他的动作。

[我家使者怎么那么好看啊……]活了九百多年的鬼怪先生没羞没臊的想[好想当那根吸管]

[闭嘴!你这不知羞耻的鬼怪]

[那你不也是听的很开心?]

鬼怪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使者,看着他白皙的皮肤渐渐染上薄淡的绯色,脸颊,耳尖,修长的脖颈,如同雪色荷尖上一点点的红,看着他为了抑制上翘的嘴角而咬紧唇瓣,最后自暴自弃的松开牙齿,吐出一口气说:
【对啊,我就是很开心。】
鬼怪被这个直球打懵,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些什么,索信伸出双手捧着使者的脸吻上去,舌头细细舔吻对方的唇瓣,灵活的撬开他的牙齿,轻舔上颚引来对方轻微的战栗。
鬼怪不知克制的索取着使者口中清甜的味道,他离开使者与他额头相抵,唇舌间牵扯出一条暧昧的银丝。
【酸奶味的。】鬼怪吮吸着使者的耳垂。
【什……啊……什么?】感受着耳垂上触感的使者身体发软。
【你啊。】鬼怪的手伸进使者的衬衣里,滑腻的肌肤让他爱不释手,顺着腰线到脊椎,向上滑去。
哒。满室黑暗。电影开始。

未完待续(耿直的笑

评论(47)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