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生

么么操

记外婆

我周一六点时接到妈妈的电话,她带着鼻音和哭腔问我有没有起床时,我脑子里哄的一声全炸开了。
她说:外婆过世了,你快些来,早饭不要吃面条和粉丝(代表常来常往)。
我抹去眼泪对情难自禁哭泣的奶奶说:我妈妈要伤心死了。

我家离外婆家很近。三百多米吧,六点四十的微风阵阵。

我看见了楼下的灵堂,披麻带孝的阿姨坐在劣质的蓝色塑料凳子上哭,她是外婆的二女儿。

周围三四个从前同村的老妇聚在一起七嘴八舌,有个婆婆指着遗像说:这个不像她,你外婆年轻时,是个漂亮的美人。

确实不像她,遗像里的她面带愁色,皮肤蜡黄。

婆婆说,当年我和她一同在打谷场,遇见了你外公。

我泪眼迷蒙:哇,好浪漫。

外公是个海员。从前在上海开大轮,一年到头回来不了多少天,我年轻的外婆须得种地带孩子做饭,还得伺候她的公公婆婆,婆婆对她并不好,于是她连死去也不愿与外公的母亲放在一个公墓。

我上楼去找妈妈和外公,她看见我就哭,这几天我甚至不敢开口唤她妈妈,怕她想起外婆。
外公不哭,我看他有条不紊的点蜡烛烧香燃纸钱。坐在凳子上望着遗像后面的水晶棺。
那个棺材,是什么啊?他这样问葬礼一条龙的人。
零下二三十度的冰箱子,这样对遗……她好一些。
外公道:零下二三十度啊,她可怕冷了,年轻时就如此,这种天气零下二三十度,肯定不好受哦。
我看他抬手抹了抹眼睛。

我听他絮叨着外婆的生平。
她六岁时死了亲娘,继母动辄毒打她,不让她上学逼着她做这做那。若不是有个奶奶护着可能都长不大。

我忘记她什么时候嫁给我,只是我常年不在家,我妈对她也不好,她不跟我说,我是从你妈妈阿姨那里知道的。

她最爱漂亮,我每次出去都给她带衣服,红围巾黑皮鞋,现在找不到了。她这几年头发花白也嫌不好看,想要一定假发,我也给买了,从前她身体好时,一出门就要戴着。

她年轻时我见过她一面,正是秋天,在打谷场上她最漂亮,我就娶了她了。

你两三岁也是她带着,给你喂米糊你不爱吃,只能买了奶粉冲好了拌粥里,你是她第一个孙子,金贵的很。

你肯定都忘了,我也不知道,都是你妈妈说的。

她这一辈子都在吃苦,好不容易我退休了,陪她享清福,她却偏偏生了病,没法治,药几盒子好几千我也不眨眼的买,可惜还是没拖多久。

他一直说一直说,说我从来不知道的这些,背景音是哀乐和妈妈的哭声,场景是匆忙搭在小区里的墨绿色灵堂。

第二天她就要被火化了。

走之前有送别仪式,长女开棺给她用清水擦三下脸。

我看着她躺在棺椁里面,脸色灰败却很安详的样子,她从前睡觉时也是这样的。妈妈泣不成声的让她下辈子好好投胎长命百岁。

我说:那你好好睡吧,晚安。

没有病痛的睡下去。
晚安。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光宅大猫  @Joker  @Superfish.  @带菌者 网上的骗子你们看看🌝🌝

Laceration: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我听她转述这件事听得简直目瞪口呆……因为,告密者绝对不是B。AB性别不同,关系很淡,B对于A的爱好一无所知,根本没有途径取得这些“证据”。
朋友是个开明又好管闲事的人,她直接叫来A,跟他把事情挑明,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精彩的是,A十分确信举报者不是自己的室友或者朋友。因为他所有的“痕迹”都在一台加密的上网本上,除了深夜里拿出来码字,其余时候都锁在衣柜深处,从未失窃。他写文用的扣扣和日常用的完全是两个,从未在同一客户端登陆,密码也千差万别……他确信,一开始举报他的人就不在他身边。不然,寄到办公室的就是别的东西了。他也认为,这件事可能和实习无关,因为他行事比较“独断专行”,在他的圈子里得罪了不少人。
只是A,他在网络世界里难免降低了一些警惕性。不止一个人知道他的学校,甚至有些人知道他的专业,因为“聊天很开心”。A认为自己最疏忽的几次是收下了“网友”赠送给他的礼物,他小心又谨慎,连电话都给的不是常用sim卡,只给了一个名字。那明明是个很常见的名字……不,恐怕还有其他原因,只是A没有告诉她,她也没有问。
那个神秘的告密者把碎片一块块拼凑在一起,拼出了一个目的地,把自己的恨意寄了过去。


故事的结局可以说是很梦幻的。因为我的朋友实在是个开明的老师,因为A在这次事件中显露出相当不错的文笔和临危不乱的气质,他得到了这次实习。毕业之后,他直接出国读研,前途一片顺利。
不梦幻的部分是,A家庭优渥,有的是路可以走,匿名信从一开始就威胁不到他。可以说,哪怕那封信被发送到学校每个领导的邮箱里,A也不会怕。这一点,恐怕躲在暗处想要算计他的人都不知道吧。


只是,A已经这么幸运,这么谨慎,他还是遭遇了可怖的恶意。可能是言语中结仇,可能是嫉妒,可能是任何一种原因,做这种事的人,一开始就打着要毁了他的主意。如果有更多机会,相信背后的人会做得更好。
我一边整理这件事,一边思考……我是想要警告大家多保护自己,不要暴露过多个人信息?还是对人多一分防备,切忌交浅言深?
是,也不是。
世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又异常丰沛的,大到你人生中重要的决定,小到一个在深夜里用于释放压力的小小兴趣,都可能碍了某些人的眼,挡了某些人的路,然后他们会寻找你的软肋,狠狠地一口咬上去。
大概我们多少都要带着某种觉悟,在现实中,在网路上生活,约束自己,保持安全距离,不去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
入世之人其实是不存在真正的自由的……或许,我只是想说这句话罢了。


在网上,不存在绝对的隐私和安全。账号可能被盗,密码可能被破解,更不用说社交平台这样的公共场合,自己的信息一定要好好保护,千万别随意托付给别人。
比如发布微博lof的时候,有的系统会默认带上地址,精确到街道,这个功能很可怕,关掉它。
比如进入一个新圈子,遇到聊得来的同好,很快便发展到交流生活的程度,在建立起足够了解之前,不要过多吐露自己的隐私,不要有金钱往来。
比如在现实中,喜欢同一部作品或是cp并不能帮助我们建立友谊,虚拟世界的荣誉并不能为我们添加光彩……甚至,可能为我们带来灾难。
有时候我们一厢情愿地认为,爱好相同的陌生人都是善良的人,但这并不是真相。现实中无处排解的感情和无法分享的快乐让我们在网络上不由自主地相互靠近,驱散孤独……这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
共同的爱好只能帮助我们相遇。信任,友情,进一步的交往,那都是后来的事情,需要慎重的对待。
伤害别人其实非常容易,但要保护好自己也并不难。希望你们都能平安顺利。


让我们回到A的故事吧。
我朋友曾经用漫不经心的态度问过A的室友——结局是,A那个熄灯后在床上打字的习惯,几乎再没有出现过。

修罗场,最惨不过见家长

本人已死:


有一首歌怎么唱的?


“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路明非此时就希望自己能够在车底,而不是车里。


纵观全车——恺撒、芬格尔、庞贝、楚天骄、楚子航,还有他自己,也只有他一个人坐立难安,因为其他人都处于剑拔弩张的状态,至少恺撒和楚子航处于随时都会拔刀的状态。


“父亲。”恺撒开口,庞贝轻佻的表情让他觉得这个男人真的是糟糕透了,但是该有的称呼恺撒还是不会吝啬,虽然恺撒觉得这是他一辈子中经历的最困难的时期,不过越是艰难困苦的情况下,越能显示出一个人的教养与家世,恺撒保持了他的教养。


“呦,儿子,这是你后妈。”庞贝指了指身边坐着的楚天骄。


路明非眼睁睁地看着厚厚的钢化玻璃杯在楚天骄的手中碎成一片片的。


恺撒麻木地看向庞贝,他觉得自己应该打个电话问问帕西,他叔叔的棺材板还在吗?


“岳父好。”芬格尔倒是毫不在乎,笑嘻嘻地同庞贝打招呼。


庞贝也笑嘻嘻地对芬格尔打招呼:“儿媳妇好。”


两张笑脸放在一起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诡异。


路明非不由地打了个寒颤。


加图索家族的长老未必没有想干掉芬格尔和楚天骄的想法,奈何一个干不掉,另一个也干不掉,干脆眼不见心不烦,让人凑在一起,总归会有解决的方法,如果能够从内部瓦解更好。


但是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芬格尔和庞贝显然互相顺眼。


“父亲。”楚子航开口道。


路明非握住楚子航的手,却被楚子航反握了回去,两个人十指相扣。


“子航,抱歉。”


“我支持您。”楚子航直接地表示了自己的态度,他支持自己的父亲。


他永远都不会忘记高速公路上懦弱无能的自己,他曾经无数次地想要回到那个时刻,然后调转车头,但是那只是妄想。


现在自己的父亲安好地坐在自己面前,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哪怕按关系他需要喊恺撒一声哥哥,也无法磨灭楚子航对于庞贝的感激。


没有庞贝,楚天骄早就折于高速公路的雨夜中了。


“不不不,儿子,你真的不用委屈你自己,你要是不同意也可以。”楚天骄小心翼翼地观察楚子航的表情,发现楚子航确实在说心里话,打死庞贝的心都有了。


狗日的庞贝,捏着救命之恩,逼着自己以身相许。


“我的儿子……”庞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恺撒的一句“停车”打断。


恺撒冷漠地看着庞贝,觉得这句“我的儿子”刺耳无比,这个男人从未对自己尽过父亲的责任,但是却能够如此心安理得地说出这句话。


芬格尔随恺撒下了车,恺撒站在桥上,点燃了一支雪茄。


此时的恺撒就如同一个忧郁的贵公子,显赫的家世和悲惨的童年放小说里简直就是男主公的标配,所以自己就是女主人公了吗?


可惜自己是个男人。


芬格尔靠在栏杆上看着恺撒,冷不丁地抢走了燃烧到一半的雪茄。


恺撒被芬格尔的动作所惊到,却也不恼,对于喜欢的人,恺撒的容忍程度向来非常高。


芬格尔咬在雪茄湿润的地方,深深地吸了口烟。


恺撒注视着芬格尔的动作,心情不再烦闷,反而有种愉快的感觉。


“反抗家族的感觉怎么样?”芬格尔冷不丁地问道。


恺撒顿了一下,突然想起来两个人在一起的理由——自己帮芬格尔还债,芬格尔充当自己的情人。


这么长时间了,恺撒以为芬格尔已经忘记了这条交易,没想到芬格尔居然还记得。


“很好,但是你更好。”恺撒丢下雪茄,吻上了芬格尔。


虽然金发的恺撒很多时候像只大型犬,但是本质上却依旧是一只雄狮,看上的猎物永远都不会松口。


许久,恺撒放开芬格尔。


“你逃不掉的。”恺撒冰蓝色的眼眸灼灼地盯着芬格尔。


芬格尔摸摸鼻子:“我从来都没有想要逃过啊,三年级。”


——FIN
脑洞:
加图索家族逼着芬格尔、楚天骄,顺带路明非一起去参加新娘培训。
第二天,菲尔夫拉岛沉了。


@村雨下的亡魂 酱的点梗,恺芬完成,么么哒
平安夜快乐啊,各位

点梗

卧槽?不知不觉我这种闲鱼都有五十二粉……
那点梗吧_(:з」∠)_
ABO天雷
嗯小天使们么么操

【鬼使鬼无差】四季花开(不知道是什么饼

*OOC属于我
*辣鸡作者写的不好凑活看吧好伐
*鞠躬

温暖的春天。

坐在餐桌前的鬼怪慢慢切割盛在路易十四时代盘子里的牛排。
对面的使者叉起一颗蓝莓,微张的牙齿咬住叉子轻轻一带将蓝莓完整的含在嘴里。
【什么?】嘴里的蓝莓咀嚼几下便进入食道,使者看见眼前飘来一个小小的种子
【花啊,蒲公英】鬼怪笑着看向右边,院子的方向。
【它不是秋天才开花结果?】使者微微张着嘴巴,有些困惑的歪头。
【因为太漂亮,因为我喜欢,所以开了。】鬼怪煞有介事的说。
[可能因为你漂亮,可能因为我喜欢你,所以开了。]鬼怪想,他看着使者慢慢低下头。
[耳朵红了,好可爱。]

蒲公英的花语是:不确定的爱。

炎热的夏天。
花园里的栀子花开了。
【前辈口袋里是……花?】黑衣黑帽的后辈跟在使者身后说【有点失礼不过,究竟是什么花?小小的,很可爱。】
【……啊,玛格丽特花,刚好开了,别了一朵在口袋。】使者怒视马路对面笑的幸灾乐祸的鬼怪。
[要不是那一冰箱的酸奶我是绝对不会把花放在口袋的。]使者皱着眉调整帽子。
[呀,明明很可爱!所以阿使啊,你要知道没有什么是万恶资本家做不到的。]嚣张的鬼怪对勤勤恳恳的公务员使者做了一个wink。

【总感觉,很好看。】后辈也调整了帽子,看向使者【很适合前辈。】
心理活动被这番话切断。

第二天使者所经过的所有地方都开满了紫色风信子。

使者再也没有带着花上班。

玛格丽特花花语:暗恋。
紫色风信子花语:嫉妒。

微凉的秋天。

使者看着鬼怪一次次被新娘召唤走。

帮他收拾没吃完的牛排,帮着去救被绑架的新娘,加班加点的帮鬼怪催眠车主收拾那些烂摊子……

鬼怪每次出去,不论是主观意识还是被迫,都会给他带东西回来。

香榭丽舍的枫叶,普罗旺斯的薰衣草,中国南方的秋海棠……
还有,魁北克的荞麦花。

【你是不是从来都不知道了解别人?无理的鬼怪?】使者晃了晃空了的酸奶瓶。

【诶?哪有?我知道你爱看晨间剧讨厌睡觉被打扰喜欢酸奶不吃肉类喜欢我啊】鬼怪十分肯定的看向使者。

【叔叔啊,我觉得,这些我都能看出来的事情,你就不用这么炫耀了吧?!】德华愤愤不平。

【臭小子是不是不想要卡了?!】

[……所以说谁告诉你我喜欢你了啊自恋的鬼怪!]恼羞成怒的使者想。

寒冷的冬天。

【呀,那你到底喜欢什么花?】鬼怪坐在草坪上,微微的斜靠着。

雪花纷飞,飘落在鬼怪的头发上,停驻在鬼怪的大衣上,融化在鬼怪的睫毛上。

【……】
【你怎么又不理我。】鬼怪有些嗔怪的撇嘴,斜眼看着。

【……】
【抱歉,在你还在我身边的时候,忘了问你喜欢的花。】鬼怪靠着身边的墓碑垂下眼,看着周围一大片盛开的百日菊。

【不过我知道你不喜欢荞麦花。】

百日菊花语:永失我爱。

——————THE END

中二的花语短篇23333
不要打辣鸡作者毕竟我是一棵正直的竹子!

电影院的肉在码了就是不知道啥时候写完_(:з」∠)_
欢迎给我提意见来着!因为我也知道自己写的很烂可惜就是控制不住我寄己

记梗

不知道算不算占tag。
王黎,使者,李赫 跟鬼怪的三世情缘之类的。
类似于,前两世不欢而散,第三世跟李赫在一起的鬼怪依旧会在睡着的时候叫王黎跟使者
妈哒好像仙剑奇侠传
就是一个梗,突然灵光一闪(ಡωಡ)

【鬼使】电影院(肉渣


【去看电影?】鬼怪的食指和拇指间夹着两张电影票,手指摩擦时纸张发出沙沙的声响,他走向使者,松开手看着那两张电影票轻飘飘落在茶几上。

【不去。我要看晚间剧,而且外面太冷了。】使者握着酸奶瓶,吐出嘴里的橙色吸管,嫣红的嘴唇开开合合。

【晚间剧什么时候都能看而且还会有重播】鬼怪今天意外的耐心【回来给你买一冰箱酸奶。】

最终屈服于酸奶的使者√

走之前鬼怪拿上了使者的帽子。

【今天不上班为什么要戴帽子?】疑惑的使者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笑的和蔼的鬼怪

九点。电影院。

【所以说,你嫌我每天要接待的灵魂不够多吗?为什么要来看鬼片?】使者有些不解的看向鬼怪,好看的眉毛皱起,转过头去看前面【而且,为什么要选最后一排?】

晚上本来人就少,离他俩最近的几对情侣跟他们隔了大半个影院的距离。

【最后一排有最后一排的好处。】鬼怪拿着酸奶笑的高深莫测。

【哦……】使者鼓起嘴巴点点头。

使者拿起一瓶酸奶,修长的手指拧开瓶盖,低垂的睫毛在白皙的皮肤上投下暗影,他张开嘴,红润的嘴唇含住吸管,不知何地传来的声音打断他的动作。

[我家使者怎么那么好看啊……]活了九百多年的鬼怪先生没羞没臊的想[好想当那根吸管]

[闭嘴!你这不知羞耻的鬼怪]

[那你不也是听的很开心?]

鬼怪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使者,看着他白皙的皮肤渐渐染上薄淡的绯色,脸颊,耳尖,修长的脖颈,如同雪色荷尖上一点点的红,看着他为了抑制上翘的嘴角而咬紧唇瓣,最后自暴自弃的松开牙齿,吐出一口气说:
【对啊,我就是很开心。】
鬼怪被这个直球打懵,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些什么,索信伸出双手捧着使者的脸吻上去,舌头细细舔吻对方的唇瓣,灵活的撬开他的牙齿,轻舔上颚引来对方轻微的战栗。
鬼怪不知克制的索取着使者口中清甜的味道,他离开使者与他额头相抵,唇舌间牵扯出一条暧昧的银丝。
【酸奶味的。】鬼怪吮吸着使者的耳垂。
【什……啊……什么?】感受着耳垂上触感的使者身体发软。
【你啊。】鬼怪的手伸进使者的衬衣里,滑腻的肌肤让他爱不释手,顺着腰线到脊椎,向上滑去。
哒。满室黑暗。电影开始。

未完待续(耿直的笑

【鬼使】鸡蛋(小甜饼)

1
以前使者很少喝啤酒,遇见鬼怪之后虽然还是赶不上喝酸奶的频率,却也算是大大增加了。因为鬼怪说冰箱没办法加工出他想要温度的啤酒,晚上闲来无事追晚间剧的使者会顺便帮鬼怪冰啤酒。
鬼怪拿着使者并不喜欢的鸡蛋放在手里蒸熟。
【喝啤酒要吃鸡蛋吗?】使者按耐不住问他,【我可不喜欢吃鸡蛋】
【拿着吃】鬼怪将剥了一半的鸡蛋塞给使者,【必须吃】
使者讶异的皱了皱眉【还真是给我吃的吗?干嘛突然让我吃鸡蛋?】
【只吃蔬菜的苍白瘦弱的使者还有自信跟我洗桑拿澡吗】深知使者胜负欲的鬼怪幽幽道。
【呀,有差很多吗?】
【你也不看看你腰多细。】
使者两口就吃掉了那个鸡蛋。
啊,这才乖嘛,不补充蛋白质对身体也不好。鬼怪想。
我听见了。使者想。
多管闲事的鬼怪。
口嫌体正直的使者。
后来即使很反感(不是)于鬼怪的多管闲事,使者还是会乖乖吃掉鸡蛋。

使者垂下眼,雾气氤氲的眼睛没有看向对面的鬼怪,感受着脖颈上箍紧的温热手掌。

啊,夜深了,突然有点想吃鸡蛋。使者想。